菲羽嫣然 发表于16-09-04 20:17:05

编辑部严谨的工作作风,精湛的写作水平,让我不得不为之折服。一个多月过去了,我虽然不能说出徒了,却多少学到了一些皮毛,比自己曾经的水平有了不小的长进。以前的我,凭借的完全是一股写作的热情和兴趣,没有受到过专业的系统培训,如今应该说是开始步入了正轨。当然,这里指的是通讯报道,不是文学作品。 从编辑部学完习回到单位,正好接到了可以休假的通知,就是国家规定的那带薪年假,我和另外一位同事可以轮着休息。因为四肢上长了不少疙瘩,必须到医院就诊,我用一种商量的口吻,征求她的意见,希望能让我先享受这一待遇。 原以为,我生病了,作为同事肯定会同情一下,会毫不犹豫地让我先休息。没曾想,这位同事却例外,居然认为我学习一个多月就跟玩似的,可去可不去,她上班天天靠着,最辛苦了。可实情却是,我天天学习,比上班还靠点,才一个月工夫,我就瘦了四五斤。而她上的那班,经常这不会那也不会,为了应付上级检查,领导每次都必须把我请回去,整理一堆的材料,我一天做的事,她两星期也干不完。 即使如此,她却一点也不领情,我回去上班后,她立即跟没事人似的,什么活也不干了。偶尔接个电话,无论是上级领导来电,还是同事朋友有事,都是找我的。难道,是这种种的现象,让她的心理不平衡了?该不平衡的应该是我才对,拿着同样的工资,至少80%以上的工作,压在我一个人的身上,多劳却一点不多得。 如果不是因为领导对我不错,如果不是因为工作不算太累,如果不是因为我不讨厌这份工作,我何苦承担这样的误解和不公平,何苦为这样的人惹这种闲气生呢。爱使小性子的我忍了忍,压下了怒火,但脸色已然显露了出来,“我先休两天看病,然后你随便休。如果不是因为生病了,我肯定让你先休。何况,咱们都一样,我学习,你上班,都没休息过。” 此时此刻,我内心里的委屈,差点化为泪水滴落下来。我是不是很讨人厌?我怎么就这么不招人疼呢?我在内心里与自己激烈交战着,不,我不能这么想,不够大度的人是她,错的人是她,我为什么要责备自己呢?为了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带孩子出去玩,我只休两天看病而已,然后把大量时间都给了她,所有工作我也几乎全部承担下来了,甚至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加班完成。 我开始无视坐在旁边没事干的她,独自尽量快乐地忙碌着,一会整理材料,一会接听上级和同事的电话,不亦乐乎。抽空,我也会与其他同事闲聊一会,各位姐姐们都劝我赶紧去医院看看,说不定很严重呢。感受着大家的关心,我更加明白,是那位同事的肚量太狭窄、太自私了。 快下班时,她终于找我商议,让我先休一个星期后她再休两个星期,带孩子出去玩,或者她先休两个星期后我再休。对于这第二个提议,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,她一下子休两星期,我还怎么看病?她的话里行间,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多一点时间出去玩,根本就不在乎我是不是需要先看病。 我淡淡地接纳了第一个建议,对于第二种完全不予理会。我都难受成这样了,她居然还是这种态度,我还有什么可客气的?而且,所有的工作我只能全部接收,谁让她不会呢,谁让领导那么为难呢,谁让我喜欢“吃力不讨好”呢,谁让我不忍心了呢。 晚上,上级领导请客,浑身难受的我,为了“不负重托”,在千般推脱、万般解释之后,只好勉强喝了三杯多的啤酒。明知喝酒皮肤会更难受,也不得不为之。为了工作,为了今后好办事,我豁出去了。实际上,我这已经很不大方很不豪爽了,就让我继续当一回淑女吧。  

菲羽嫣然 发表于16-09-04 20:17:14

[img]http://rs.club.sohu.com/club/editor/emotion/default/8.gif[/img]

页: [1]